<th id="zdz9p"></th>

        <th id="zdz9p"><progress id="zdz9p"><listing id="zdz9p"></listing></progress></th>

          快捷搜索:  創業 手機 瘋狂 壞人 華人 發明 自己

          中國人的婚姻觀

            一個人年輕的時候,很稀罕一種東西,叫愛情。

            多年之后發現,我們愛的是一些人;與之結婚的,可能是另一些人。

            沒有愛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恩格斯這么說的時候,我們已經不道德了數千年,還經歷了一個最不道德的年代。

            永遠不變的是變化。

            時代在變,社會在變,價值觀在變,我們的擇偶觀也在變。但擇偶觀的核心幾千年來一直保持著頑強的慣性,這個核心就是“郎才女貌”——不同的只是,在不同社會,不同時期,“才”與“貌”的衡量標準與表現形式。

            于是,漂亮的女子不論出身高低,總是前途不可限量;而優秀的男人,不管年老還是年少,總是滑不溜手。

            在這個意義上,今日與幾千年前,并無不同。

            紅色年代,愛情缺席

            我們甚至有過那樣一個時期,性是被嚴格壓抑的,而愛情是羞于啟齒的。

            法國社會學家穆勒在分析了婚姻基礎的基本內涵后認為:人類歷史上的婚姻有三大動機:即經濟、子女與愛情。在上古時期,經濟第一,子女第二,愛情第三;中古時期,子女第一,經濟第二,愛情第三;到了現代,變為愛情第一,子女第二,經濟第三。這種劃分大體上反映了人類婚姻中擇偶標準的變化。

            我們的情況或許還有些特殊,因為政治曾經在這個國家近乎瘋狂地起作用,上世紀90年代以前,幾乎所有的問題都不免是政治問題,包括擇偶與婚嫁。

            1950~1960“英模崇拜”成為擇偶主流

            社會學家李銀河在接受《小康》采訪時總結:在上個世紀50年代以前,中國幾乎沒有擇偶的自由。

            我們的故事從上個世紀50年代開始。事實上,那時候也并沒有什么驚心動魄的關于愛情的故事發生。

            但關于愛情自由的夢想已經萌芽。正是在那個時候,趙樹理的《小二黑結婚》風靡一時。其中敢愛敢恨的小芹成為青年男女的楷模,而行一貫家長作風的何仙姑在眾人的哄笑中灰溜溜地下臺,標志著中國進入擇偶自由的階段。

            “昨夜晚小芹我做了一個夢,夢見了二黑哥你當了模范。人人都夸你是神槍手,人人都夸你打鬼子最勇敢。”小芹在影片里的唱詞同樣形成那個年代的擇偶理想。

            那是一個價值單一的時代,不似現在黑白模糊,以單一價值選出的“模范”、“英雄”成為1950~1960年代擇偶的關鍵詞。

            “誰是我們最可愛的人呢?我們的戰士,我感到他們是最可愛的人。”魏巍的一則通訊《誰是最可愛的人》給了軍人前所未有的社會地位。嫁給軍人,尤其是獲得榮譽的軍人是當年女性的理想。即便從戰場走回來的軍人身體已不再健全,但這些都不重要,軍人的光輝與榮譽足以讓窈窕淑女趨之若騖。

            生產工作中的“模范”成為在軍人爭奪戰中不幸敗下陣來的女性們的次優選擇。當年,農村與工廠或者國家機關都會興起“勞模”或“工作積極分子”的評比。那些站在臺上胸帶大紅花的男女自然成為擇偶的熱點。

            那時候,人們找對象首先考慮的是,對方政治上是否要求上進,在工作上是不是模范;那年頭,處對象的時候,“如何提高工作效率”、“如何爭取工作上的進步”成為交流的主題和中心,并借此發展成為光榮的“革命家庭”。

            上海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徐安琪在一份調查報告中稱,1948年到1966年,擇偶條件中最關鍵的是本人成份、政治面貌以及家庭出身等。

            而當時的媒人在介紹對方的時候,通常首先就會推出黨員身份,以上進的政治面貌作為賣點尤其盛行。

            1966~1976政治決定一切

            文革十年,對一個國家來說尚且是一段不愿掀開的傷痛;而對一個人來說,尤其是那些正處于青春年華的人來說,更為殘酷。

            那是一個悲情的年代,許多青年受到了雙重迫害。那些叫知青的人,不僅在身體上突然間要承受繁重的勞力;同時,正處于青春期的他們還需要面對沉悶、落后的環境而失去了愛的能力。

            “或許有很多人從此再也不能體會到愛情的純真與激情。”對于那個年代的傷害,作家胡發云以“慘痛的代價”作評價。

            很多故事現在聽來是荒唐的,而在當時,卻以認真的形式在生活中上演。

            那時候,一件鮮艷一點的衣服不小心就代表了資本主義的腐朽思想。人們的服裝一律灰藍色,發型也趨于統一。中國幾億人的生活中空前地只剩下一種思維方式,人們只能用談工作為由進行“地下活動”,情書的開頭一定要稱呼某某同志,結尾也一定是革命的敬禮。

            在政治席卷一切的年代,男女青年擇偶的關注點只有政治面貌與家庭出身。那是“根正苗紅”,出身越窮越光榮的時代。青年人在擇偶時,出身的好壞甚為重要,貧下中農、幾代紅之類的出身是一個頗有份量的條件,它起碼可提供一個較為可靠的政治背景,以保證在飄乎不定的政治風云中不會使家庭出現大的動蕩。出身好的一般找出身好的,而出身不好的地主、資本家、富農的后代在擇偶時較為困難,他們只能找相同境遇者。

            而對于知青來說,他們的愛情婚姻更加曲折、悲情。“那些無奈選擇留在農村的女知青是一個悲劇。”胡發云說。

            一位曾在“北大荒”下鄉的知青這么回憶自己的隊友:一位漂亮的女生,當年出于狂熱的政治崇拜而被鼓動去內蒙古插隊。但嬌弱的身體無法適應牧區生活,只能聽從牧民的勸告,嫁給當地一戶人家作兒媳婦,以此期盼由夫家來承擔她的勞動任務。但最終不但沒能卸下自己的任務,自己的命運也就此改寫了。

            這位知青以“苦澀”來形容自己的知青生活。“在那個年代,不允許談愛情,這是個人私情,而國家提倡的是建設祖國。我們是感情被荒廢的一代。”接受采訪時,他語調激動:“即使有一些知青在這十年間結婚了,但他們大多數只是出于生存的考慮,為了獲得一張政治的護身符或者一個生活的避難所。”

            這是一個不堪回首的年代,除了政治,一切都不存在。如果說五六十年代還存在愛情婚姻自由的話,經歷過文革的人都知道,在文革期間,一切都被政治剝奪了。

            一個時代的錯誤與傷害,深深地烙印在這一代人的記憶深處。這或許是1980年代初期,傷痕文學能迅速興起的原因。同時,也解釋了為什么許多青年在觀看電影《被愛情遺忘的角落》時失聲痛哭。

            轉折年代,愛之覺醒

            以理想主義開始,以實用主義結束。

            文化大革命10年間,愛情一如在壓抑中等待爆發或死去的火山。

            終于還是在等待中爆發了。

            一切來得如此之快,我們甚至還來不及準備迎接這突如其來的幸福。

            當西方媒體開始用“中國巨變”來形容這30年間我們國家經濟發展奇跡的時候,他們尚且來不及發現隨之而來的中國社會的變化。

            擇偶標準的變化是社會變遷的必然。經濟發展得越迅猛,社會文化沖擊得越深重,人們的思維方式和思想觀念也就變化得越徹底。

            由于政治與體制上的逐漸松綁,社會分化隨之擴大,尤其體現在經濟上。于是,在過去的30年間,經濟條件以不同形式體現于擇偶標準中,并且,在其間的比重速增。

            1977~1987至上的學歷,浪漫的情愫

            1977年,在高考之外,談戀愛也成為了那一年的關鍵詞。在這一年,愛情開始與階級感情稍稍分開,戀人們手拉著手逛公園,軋馬路。

            1980年4月,新《婚姻法》施行。離婚的必要條件被修改為:雙方感情確已破裂,并經調解無效。中國人終于承認愛情應該成為婚姻的靈魂。

            “張建國,男,××礦務局煤礦工人,27歲,預備黨員,愛好文學,無煙酒嗜好。欲求心地善良,能料理家務,有正式工作的女人為妻。”舊報紙已經變脆,色呈暗黃。這是一則刊載于1984年某報端的征婚啟事。

            歷經幾番政治運動,一度忘卻自我,國人漸漸在情感意識上復蘇,不再對家庭生活羞于啟齒。政治面貌、家庭出身已不再成為擇偶話題。

            而最能觸及這一代人內心深處最柔軟部位的是:知識。而學歷則成為新時代青年們擇偶最重要的條件。大學生、研究生、留學生,那時的學歷已具象為一個人前途理想工作事業情調趣味的標志。特別是那些文學青年,他們在外表上往往是挺廓的白襯衣,藍色的喇叭褲,以及總不離手的一卷書——這一切對于那些對生活憧憬干涸了十幾年的青年來說,意味著有知識,有文化,懂生活。

            理想,或者是理想主義,這個上個世紀80年代的關鍵詞同時也主宰著我們的擇偶觀和愛情觀。

            最明顯的變化反映在那時候的大學校園里。在經歷10年禁錮之后,各種思潮在高校校園產生了激烈的交鋒,對自由的渴望、對傳統的叛逆、對激情的追求,那些被理想主義燒灼的大學生們原有的愛情觀被來自西方的愛情觀所改變。窮困潦倒,缺乏溫情,是他們父輩家庭最明顯的特征,這使他們對家庭產生了本能的懷疑。那時候,薩特和西蒙尼是他們的偶像,他們羨慕并且崇拜薩特和西蒙尼,甚至,在他們中有人試圖模擬二者的生活方式。

            最后的結果當然是以失敗告終,像他們的父母一樣,他們最終也走進了婚姻的圍城,當時的中國并不具備徹底理想主義的土壤。

            那個年代,一個叫瓊瑤的人對女青年們愛情擇偶觀的影響是注定要被寫入史冊的。1982年,《海峽》雜志刊出了《我是一片云》,據說這是瓊瑤小說在大陸最早的現身。之后,瓊瑤愛情小說紅遍九州。在瓊瑤筆下,愛情驚天地泣鬼神,甚至無往而不勝。受其影響,女青年們對愛情有了過高的評價和期望。然而,用不了多久,一個個從瓊瑤故事里走出來的女孩,在經歷了一場或幾場戀愛后嫁為人婦,她們終于發現被瓊瑤欺騙了。

            于是在那個年代的尾巴,實用主義開始左右人們的擇偶選擇。當時放開的經濟政策,孵育出一批“萬元戶”,這對于當時工資以等級來標定,每月大多只有一二百元的國人來說,是一筆“大財富”。萬元戶的生活水平在消費相對平均的年代里顯得很闊綽。于是,“萬元戶”這個名詞又成為八十年代末期,擇偶條件中的“磁石”。

            以理想主義開始,以實用主義結束。

            1990~2000婚嫁改變命運

            到了90年代,當功利主義徹底取代理想主義在社會上大行其道的時候,漂亮的姑娘在日漸包容的社會里獲得了許多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其中,包括婚嫁、交換甚至出賣。

            最先開放的深圳,給了人們充分的想象空間。從那時起,港商、臺商以及日本公司紛紛在深圳的投資建廠,大量的內地青年也涌入深圳。在那里,涌動的是發財的夢想和欲望。還有許多年輕漂亮的姑娘,也夢想著能夠在這個離“花花世界”最近的地方找到自己的“白馬王子”。

            陳小藝主演的《打工妹》反映了打工者在都市中的生活狀態,但更多的是從正面來進行表達。電視劇中的女主角堅持自己的尊嚴,而現實生活中,很多姑娘被金錢收買。

            “傍大款”是商業區的擇偶熱門詞,這與香港人稱女子“釣金龜婿”有同工異曲之處。但有錢人總是少數,于是大款成為稀缺資源,許多姑娘在不能明媒正娶的情況下,也甘愿屈為“二奶”。

            據資料統計顯示,在珠江三角洲“包二奶”的港臺人士約有十萬。并且當地法院頻頻受理此類案件。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法官曾對媒體表示﹐廣東省因毗鄰港澳,因此“二奶”現象最嚴重,往往會有香港元配結隊來深圳起訴丈夫。“二奶”開始進入法律的語境,如何調整“二奶”引發的社會關系,成為法學界關注的焦點。

            然而,形勢并不會因此而改變多少。多的是夢想著住大屋、穿名牌、享受人生的女人,而大款始終是婚姻市場中的稀缺資源。激烈甚至慘烈的競爭在所難免,但這個時候,在大款之外,人們其實比以往有更多的選擇機會。

            傳統演變的“香餑餑”是高層知識分子。盡管1990S年代后期有“造原子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調侃,但“科技是第一生產力”,掌握高科技的人才,或許在不經意間就成了CEO,即使投人門下,也有高薪水作為保障,同時,因為學識修養,依舊受到姑娘們的追捧。

            如果很幸運地,你有海外關系,那也會成為最有吸引力的擇偶條件。改革開放之后,開放的中國開始以各種途徑走向世界,出國潮的興起使海外的親戚顯得益發珍貴。

            婚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像是改變命運的手段而被過度使用。在長相上受到上天眷顧的女孩,前途一片大好。因為,女人的相貌始終是男性的首要要求,甚至是唯一要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自始沒有改變過。如果天生麗質,而且溫良淑德,那當然更好。但天生麗質是更重要的標準。

            新千年,愛的多元

            這是希望之春,這是失望之冬;人們面前應有盡有,人們面前一無所有。

            轉眼進入新世紀,這個時代確實有了很大的變化。

            工業化和知識經濟的發展使大量女性就業,在許多崗位上毫不遜色,甚至比男子更為出色地創造財富;教育普及、社會交往和流動增加;以及由此帶來的各種選擇和再選擇機會的增加;所有這一切在一定程度上都重塑著女性,進而影響了男女的擇偶觀。

            進入新千年

            如果沒有愛就退而求其次……

            新千年之后,人們對擇偶標準的多元呈現表現出空前的寬容。年齡不再是界限,婚否也不再是障礙,只是在錢袋子與真感情間掙扎。

            進入新世紀,花容月貌并且才華橫溢的適齡女子在大都會中已比比皆是。那樣的女子,通常有著比較高、比較穩定、比較有保障的社會地位和收入。她們往往更多地強調人格尊嚴、自由和獨立,也更有可能拋卻經濟因素來考慮擇偶條件。另一種可能同時出現,在經濟條件之外,她們在擇偶時對男性有更多的期待,甚至是近乎完美的期待:既要是成熟穩重的,還要是機智幽默的;既要有相近的價值觀,還要有相當的人生追求;既要是務實耕耘的,還要是浪漫有情趣的;盡管沒有經濟上的苛刻要求,但必須是有能力的。

            她們骨子里有不同程度的小資情結,張愛玲與亦舒們對這些人往往有根深蒂固的影響,她們極度理性卻也極度感性。相比低于她們的女性,這些人更渴望純粹的愛情,似乎也應該更有條件獲得純粹的愛情。

            而“男高女低”的擇偶趨向絲毫沒有要改變的意思,她們中那些不肯屈就的,一不小心就變成了被挑剩的大齡女青年而被社會稱之為“剩女”。

            她們也能慢慢想開,但后來者比她們想得更開。亦舒筆下的女主人公喜寶是很多人的寫照:“首先想要得到很多很多的愛,如果沒有愛就退而求其次要很多很多的錢,如果錢也得不到就希望自己擁有健康,如此仍是快樂。”

            擇偶間的年齡跨度近年來日益擴大。如果說2002年24歲的跳水皇后伏明霞嫁給當年正值“知天命”之年的梁錦松還給大眾帶來一些騷動,那么2005年28歲的廣州外語學院的研究生翁帆嫁給當年82歲的楊振寧卻并未引起地震,楊翁以恩愛表情十指相扣出現在各大場合。“這是他們兩人之間的事情,各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沒什么特別的感想”。隨機接受的采訪者表示。

            這真是一個最感性的時代,卻也是一個最理性的時代。

            “80后”更為張揚、更為現實、更為多元

            “80后”這群獨生子女轉眼迎來了他們的婚戀高峰期。自我,現實,個性鮮明,善于接受新事物,是對“80后”的性格概括。他們的擇偶觀區別于前幾代人,也呈現出非常鮮明的特征。

            網戀,在這群人中流行。QQ是他們的寶貝,在家里只要用一臺電腦,一根網線,就可以通過這只小小的企鵝來認識全國各地的朋友,甚至將情意灑向全世界。“80后”K歌時熱唱《死了都要愛》:死了都要愛/不淋漓盡致不痛快/感情多深只有這樣/才足夠表白/死了都要愛/不哭到微笑不痛快/宇宙毀滅心還在/把每天當成是末日來相愛/一分一秒都美到淚水掉下來”將愛唱得蕩氣回腸。

            或許是因為成長過程中的寂寞,他們對感情表現得饑渴,對出現在電腦屏幕上的承諾同樣激動不已。他們可以在認識一周后毅然領取結婚證書,但又因為一起相處覺得陌生不適應而分道揚鑣,形成“閃婚”與“杯水夫妻”的現象。

            這是“80后”中的自信者,他們敢愛敢恨,從不擔心失敗。

            而且,“80后”女孩在擇偶標準上對異性的身高有嚴格的要求:“身高必須是在1米80以上。”在調查中,有87%的女孩及其家長表示在意男方的身高。

            同時,一份針對生于“80后”單身女性婚戀現狀的調查報告顯示:她們在擇偶的問題上更加“現實”。其中89%的女孩表示很難在“房子”問題上讓步。她們中的大多數要求,車子、房子、票子一個不能少,即使強調自己更看中感情的人,但男性的經濟實力對她們具有明顯的吸引力。

            難怪臺灣作家劉墉殘酷地對兒子說,一個男人,如果你沒有成就,只是哄女孩子,那是不夠穩定的;女人常常會很輕易地甩你。劉墉還叮囑他兒子要找能夠幫助自己在社會上有成就的人。

            出生于1972年的王松海,吉林大學工商管理碩士畢業,自稱資產過億,曾專門組成“征婚班底”,從前期的策劃,到各地的廣告版面洽談,以及對應征者的接待與記錄工作都安排了相應的工作人員負責處理。

            “電話接個不停。”負責鄭州地區的愛情工作室人員稱許多女孩打來電話咨詢,另一端負責處理電子郵件的工作人員則忙著回復1000多個應征郵件。而這僅僅是鄭州地區的應征情況。按策劃,為此次征婚行動投資500萬的王松海還將繼續在其他城市推出。“有很多是在讀的學生,甚至還有高中生。”工作人員坦承“金錢的魅力不可小視”。

            “如果有錢是錯,那我愿意一錯再錯。”在“80后”眼里:財富至上。

            在經歷層出不窮的“億萬富豪海選征婚啟事”之后,“網戀”、“忘年戀”、“閃婚”、“閃離”、“一夜情”任何有關擇偶或婚戀的新聞都已經很難驚世駭俗,除非立馬進入一個改寫歷史的女權社會。

            “女權社會有一樣好處——女人比男人較富于擇偶的常識,這一點雖然不是什么高深的學問,卻與人類前途的休戚大大有關,男子挑選妻房,純粹以貌取人。女人擇夫,何嘗不留心到相貌,可是不似男子那么偏頗,同時也注意到智慧健康談吐風度自給的力量等項,相貌倒列在次要。有人說現今的社會癥結全在男子之不會挑選老婆,以至于兒女沒有家教,子孫每況愈下。”

            張愛玲批判過后的大半個世紀,情況似乎沒有任何好轉。

            當即將結束本文的時候,筆者突然想到用狄更斯的那段話結尾似乎再恰當不過:“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這是一個最壞的時代;這是一個智慧的年代,這是一個愚蠢的年代;這是一個光明的季節,這是一個黑暗的季節;這是希望之春,這是失望之冬;人們面前應有盡有,人們面前一無所有。”

            擇偶觀念引發新現象

            閃婚:“閃”即:快。“閃婚”的意思即男女戀愛、交往的時間很短就結婚成家。一般指那些沒有充分交往、了解就草草結婚的現象。許多網友在聊天室認識,電話交往一個星期,便走入婚姻,引發閃婚現象。

            試婚:也就是實驗婚姻。它不是正式的婚姻,只是男女雙方在正式步入婚姻殿堂前的一次實驗。在中國的儒家文化里,試婚是被譴責的,認為打破了婚姻的嚴肅性。但在“相愛容易,相處太難”的時代,一些人選擇試婚作為正式走入婚姻前的一個過渡,希望更深入地了解對方。

            周末夫妻:夫妻不再拘泥于“住在同一屋檐下”,以工作忙碌或者距離才能產生美為理由,許多新婚夫妻選擇到周末才相聚,形成周末家庭。

            八分鐘戀愛:即以多對男女在同一地點進行相親,輪流相互考察,最終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對象。

            亞婚姻:指有法律意義上的婚姻、卻沒有相對應的完整的家庭生活,出現了離也不是、不離也不是的尷尬局面。亞婚姻狀態的家庭,外人看似有著完整的家庭結構,但當事人卻有苦難訴。

            偽單身:又稱“隱婚族”。指的是已辦好各項結婚手續,但在公共場合卻隱瞞已婚的事實,以單身身份出現。

            剩女:也稱“3S女人”,Single(單身)、Senventies(大多數生于上世紀七十年代)、Stuck(被卡住了),她們往往是高學歷、高收入、高個子的一群,共同特點是在婚姻上得不到理想歸宿而選擇獨處的大齡女青年。

          您可以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1. 如果周琦加強力量和增重體重能否成為下一個姚明甚至超越?
        2. 中國人的婚姻觀
        3. 受臺風影響 蚌埠多趟列車停運
        4. 勞爾力挺皇馬捧起雙冠 前主席:若遇馬競必奪歐冠
        5. 中國領事館:遠離夏威夷火山危險區域|夏威夷火山|領事館|火山
        6. 最新評論

          查找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th id="zdz9p"></th>

                <th id="zdz9p"><progress id="zdz9p"><listing id="zdz9p"></listing></progress></th>

                    <th id="zdz9p"></th>

                        <th id="zdz9p"><progress id="zdz9p"><listing id="zdz9p"></listing></progress></th>